那方水土 探美中国—鬼斧雕羌寨,神工拓年画_东南汽车官网_品致一生 缘启东南

最新活动
您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>最新活动

那方水土 探美中国—鬼斧雕羌寨,神工拓年画

发布时间:2018-05-18发布者:来源:本站原创浏览次数:1739

这个时代,依然有这么一群人,他们固执的坚持着老祖宗传承下来的手艺。在这个浮躁的年代里坚守着匠人精神,他们,在告诉我们,“初心”的可贵。


2018年,东南汽车“那方水土 探美中国”活动再次启程。“鬼斧雕羌寨、神工拓年画”,这一次,在刚刚上市的DX7 Prime带领下,“那方水土 探美中国”成都站活动在“512地震”十周年之际,走进了曾经的地震灾区绵竹年画村和桃坪羌寨,不但将川西的悠久历史人文、高原驾驶的速度与激情展现得淋漓尽致,更将现代与古典、衰落与重生的主题,与东南汽车23年来砥砺奋进的发展史——从高峰到低谷,再凭借原创设计重获新生,完美地融合在一起。

 

绵竹年画村:从废墟上崛起

正如同活动主题“鬼斧雕羌寨、神工拓年画”所揭示的,绵竹年画村和桃坪羌寨,是这次活动的目的地。从成都出发,由刚刚上市不久的东南DX7 Prime组成的车队很快便到达了位于绵竹市孝德镇的“年画村”——射箭台村。

 

如今,年画村祥和美好的生活画卷,已经很难让人找到10年前那场大地震的痕迹。2008年“5·12”大地震,让全村669户人家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,曾经描绘在家家户户墙壁上的年画,顷刻间化为了废墟。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,顽强的绵竹年画人从未失去信心,重新建立起了更加美丽的年画村。但与此同时,年画这种绵延千年的传统艺术形式,还面临着一场更大的危机……


作为中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的绵竹年画,诞生于近一千年前的北宋时期,与天津杨柳青年画、山东潍坊杨家埠木版年画、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并称为“中国四大年画”。然而,在21世纪的今天,如何让更多人接受这种传统艺术,成为摆在年画面前的切实难题。

 

此次活动的特邀专家、西南民族大学民族旅游学专家张江峰教授向大家介绍了年画诞生、发展的历史。从千年前年画的诞生、明清时期年画的兴盛发达,一直谈到如今,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背景下,年画如何与时代更好的融合。

 

绵竹年画因风格和工艺细节的不同,大致分为南、北两派。“南路”代表艺人陈兴才(1919-2012)去世后,其年画技艺由次子陈云禄和孙子陈强继承。如今,年画似乎有些“过时”,但以陈强为代表的新一代年画人仍在不懈努力。在坚持传统中,积极探索、创新。他们尝试着在年画中融入了大量的川剧元素,画中人物神态、造像都带有川剧细腻风趣的审美特点,更符合当下审美情趣。

 

与此同时,传统依然被有些顽固的坚持着。活动现场,陈强亲手向大家演示了一幅木板年画的基本制作过程。根据“一黑二白三金黄,五颜六色穿衣裳”的彩绘过程,大家都亲身体验年画的制作过程——先用黑色描版,将木版上的年画人物印到宣纸上,再为年画人物上色。

 

陈强介绍说,年画的制作手法,依然坚持着几百年来的传承——为了避免开裂,一块A4纸大的雕版,必须用三块梨木拼接而成;用来在雕版上涂墨的,依然是传统的棕刷。


而在给年画上色的过程中,画师还需要不时给画笔沾上点自己的唾液。唾液与清水的酸碱度不同,对色泽的呈现和颜料的渗透有着关键的影响。“我们画半天下来,常常嘴巴都是花的。”陈强笑着说。


桃坪羌寨:屹立千年的东方古堡

离开年画村,旅途的第二站,是位于“5·12”大地震震中汶川25公里的桃坪羌寨。

 

几乎所有到过桃坪羌寨的人,无一例外,都会被它的魅力所震撼。桃坪羌寨始建于公元前100年的西汉时期。现在全寨还有98户人家,500余人,仍然沿袭着古朴的羌族风貌、风俗、风情。


桃坪羌寨坐北朝南背靠海拔4000米的大宝雪山,面向奔腾的杂谷脑河。在“5·12”大地震中,这座耸立了两千多年的“东方古堡”几乎毫发无损,不得不让人惊叹于古人的伟大。

  

这里,黄褐色的石屋顺陡峭的山势依坡逐坡上垒,其间碉楼林立、错落有致。以古堡为中心筑成了放射状的8个出口,出口连着甬道构成路网,本寨人进退自如,外人如入迷宫。几年前,由黄渤等人主演的电影《杀生》,就取经自这里。

更难得的是,现代都市的规划难题,似乎对于这座古堡的设计者来说并不成问题。桃坪羌寨布局完整严谨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,都协调统一。远远望去,映入眼帘的那片黄褐色的石屋雄伟壮观,气势非凡,与背景的大山那优美的弧线更显和谐。

羌寨碉房一般有四五层高,每层之间用木质楼梯相连接,在修建这些坚韧古朴的碉房时,古代羌人不绘图、不吊墨、不划线,全凭建筑者的眼力手工信手砌成,外观匀称,棱角清晰,精巧别致。古代羌族人民非凡的聪明才智让人难以置信。 

 

羌寨中的房屋都以片石作主材,黏土作充填材料,层层垒砌而成。没有用水泥等现代粘合剂,甚至连糯米这样的材料都没有使用,墙体凭借着符合力学的原理的摆放,却依然坚实牢固异常,历经千年不曾垮塌。


如此的坚固美观,不仅源于羌族人民的匠心,更与古人严谨的工艺密切相关。西南民族大学民族旅游学专家张江峰教授介绍说,桃坪羌寨中的碉楼为了建筑得更牢固,每修建一层就需要长达一年的时间,一座高达九层的碉楼,就需要近10年的时间。

 

更令人感觉惊奇的是羌寨的地下供水系统。整个地下水网不用任何管道,而是就地取材,用青石板拼砌水道,构建出庞大的地下水网。清清的山泉自然流到每家每户,不用走出家门便可取水饮用,与现代人使用的自来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地下水网还担负着消防的功能,如果不慎发生火灾,揭开活动石板就可取水灭火。此外,比自来水更牛的是,这一水网还可以调节室内温度,而且一旦有战事,还是避免敌人断水和逃生的暗道。

坚持创新、顺势而为这是东南汽车的精神

绵竹年画村和桃坪羌寨的精神,就是东南汽车的精神。

 

在国内车市进入微增长的条件下,东南汽车呈现一股逆势上扬的气势,2017年年销量超15万台,同比增长近40%,成功兑现年初销量目标,创下历史新高,并且连续两年实现双百亿营收突破。


双百亿的成绩,对于东南汽车来说实属不易。要知道,短短几年前,2014年的东南汽车,年销量只有64853辆。64853辆,这一数据,甚至还不及2003年——那一年,菱帅上市,东南汽车年销量超过了8.3万辆。回忆起过往的艰难岁月,东南汽车西大区总监徐国林仍然无比感慨。

 

早在90年代,东南汽车就凭借得利卡和富利卡两款车型,在中国车市首开MPV和SUV的先河。然而随着合作方日本三菱汽车的衰落,东南汽车也逐步走低,甚至有被边缘化的迹象。多款轿车车型都陷入叫好不叫座的境地。


尽管困难重重,东南人却没有放弃希望。2012年,东南汽车结缘意大利知名设计公司宾尼法利纳——与大多数自主品牌单纯“买图”的方式完全不同,东南汽车和宾法达成了深度合作,东南的团队常驻意大利,让宾法的设计最终原汁原味呈现在量产车型上。

 

如同年画村对传统的坚持,东南汽车一直坚持原创,而这种坚持最终得到了收获——如同年画村一样,获得了新生。2015年以来,DX7、DX3屡获殊荣,销量成绩骄人。不靠“皮尺部”,东南汽车或许没有赚得盆满钵满,却靠着坚持和努力实现了复兴,这样的成功,更值得尊敬。


桃坪羌寨的地下水网为何如此精妙?一个答案是,建筑他们的古羌人,是顺应着水流,在其上建设了这座城寨。正所谓“道法自然”,这或许是桃坪羌寨不仅充满了美,更能傲立千年的密码。东南汽车同样深谙这种东方哲学,为了顺应着市场的变化,东南汽车对车型的变化调整总是十分及时。比如,东南汽车第一时间发现SUV市场蓝海,早在2012年就开始布局。

 

再比如,通过多维度的调查,东南汽车发现消费者除了性能,对舒适性和现代科技要求越来越高。于是,在大多数自主品牌还对车联网没有开发意识的时候,东南汽车率先推出了SEMI人机交互车联网系统;在大多数自主品牌车型没有配置全景天窗的时候,东南汽车早已搭载;在自动泊车系统鲜少装配的时候,东南汽车早已将它规划入车型开发之中并于DX7车型搭载上市;甚至,在许多合资车型都还在用硬质仪表板的时候,东南DX7一上市便直接使用了软质仪表板……


此次活动与我们全程相伴的DX7 Prime,正是东南汽车顺应市场而推出的最新力作。

 

23年来,东南汽车经历了辉煌时的万众瞩目,既有困难时的挑战,更有对于初心的坚持。无论身处高峰、低谷,东南汽车始终不忘初心,秉承着对原创的坚持、对品质的不懈追求。东南汽车在外观设计、产品研发、生产品质乃至销售服务、客户关怀上始终精益求精。东南汽车的真心,换回了消费者的青睐,重获新生。

 

 

 

对于今后的市场竞争,东南汽车有着充分而清醒的认识。在产品力得到提升之后,东南汽车将继续提升品牌力。通过“那方水土 探美中国”之旅,东南汽车不但是在深入打造品牌形象,同时也为社会探寻中国传统文化之美、传统文化之精神。


2018年的东南汽车,将继续向行业表达重回主流阵营的决心。


首页

美丽东南

最新活动

缤纷产品

贴心服务

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台湾中华汽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 三菱汽车中国 东南品牌产品官网 汽车新闻资讯 网站地图